您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律师案例 > 审理侵犯专利权纠纷案件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刘丰律师给予解释
联系我们
  • 常州合创知识产权代理有限公司
  • 联系我们
  • 常州市新北区衡山路荣盛锦绣华府3号楼1409、1410室
  • 电话:0519-85105758 85558018
  • 传真:0519-85105758
律师案例
审理侵犯专利权纠纷案件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刘丰律师给予解释
文章作者:刘丰,南京知识律师事务所律师、专利代理人
联系电话:18913978820
邮箱:liufeng@cnip.cn
 
常州信诚商标事务所是南京知识律师事务所常州的办事处,欢迎有需要的客户咨询常州专利代理的相关事宜。
 
2016年4月1日,《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侵犯专利权纠纷案件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二)》(以下简称为“解释二”)正式施行。作为最新地适用于专利侵权纠纷案件审理的“超重量级”的司法解释文件,其集合了最高人民法院近年以来在专利侵权案件方面的众多的指导性观点,覆盖了目前专利侵权诉讼案件审理中的众多争议焦点,势必对日后专利侵权纠纷案件的审理造成重大深刻的影响。
 
对专利权利要求的解释, 一直是专利侵权纠纷案件审理中的一个重要的环节。只有确定了权利要求的准确含义,才能准确地限定发明和实用新型专利权的保护范围。而权利要求是用文字限定的,但文字本身往往具有一定的模糊性,其含义及边界有待进一步的明确。因此就需要对权利要求的准确含义进行解释。
 
我国专利法明确规定,发明和实用新型专利权的保护范围以权利要求的内容为准,说明书及附图可以用于解释权利要求的内容。依专利法第二十六条第三款、第四款的规定,说明书(包括附图)应当对发明或者实用新型作出清楚、完整的说明,以所属技术领域的技术人员能够实现为准,权利要求书应当以说明书为依据,清楚、简要地限定要求专利保护的范围。据此,说明书及附图应当具备对权利要求进行解释的能力。然而在实践中,不少授权专利存在着无法利用说明书对权利要求进行解释的情形。为了解决这一问题,解释二第三条对此进行了规定。
 
解释二第三条规定,“因明显违反专利法第二十六条第三款、第四款导致说明书无法用于解释权利要求,且不属于本解释第四条规定的情形,专利权因此被请求宣告无效的,审理侵犯专利权纠纷案件的人民法院一般应当裁定中止诉讼;在合理期限内专利权未被请求宣告无效的,人民法院可以根据权利要求的记载确定专利权的保护范围”。
 
从以上规定可知,第三条的规定包含两个层面的内容,首先界定了说明书无法用于解释权利要求的情形,其次明确对对上述情形的处理方式。
 
如前所述,依专利法第二十六条第三款、第四款的规定,说明书应当对发明或者实用新型作出清楚、完整的说明,权利要求书应当以说明书为依据。如果说明书未能对发明或者实用新型作出清楚、完整的说明,就存在着公开不充分的问题;而权利要求书如果没有以说明书为依据,就存在着得不到说明书支持的问题。前者表现为权利要求的内容无法通过说明书予以明确,后者表现为权利要求的含义与说明书的相关内容明显不符,都会导致说明书无法用于解释权利要求。可见,这两种情况均表明专利文件本身具有严重的实质性缺陷,不应当被授予专利权。
 
在实践中,往往还会存在另一种情形,即权利要求书或说明书及附图虽然在表述上存在一些缺陷,导致产生各种歧义使得权利要求或说明书及附图的含义看上去不能明确,但是在通过结合本领域普通技术人员的一般理解后,能够排除上述缺陷的其他歧义而得出唯一的解释。由于这样的缺陷不会影响本领域普通技术人员对专利权保护范围的实质理解,因此在实践中不会在专利确权程序中被宣告无效,也不会影响专利侵权纠纷案件的审理。故解释二第四条对于这种情形进行了明确,并将这种情形排除在说明书无法用于解释权利要求的情形之外。
 
对于上述说明书无法用于解释权利要求的情形,解释二第三条给出了两种处理方式。
 
首先,由于上述情形明显违背专利授权要求,如相关人员提出专利无效宣告请求,法院一般应中止诉讼,等待无效宣告审查结论,避免司法资源浪费。此时,中止诉讼无需按《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专利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若干规定》第9、10、11条关于中止诉讼的规定进行严格审查,只要相关人员在合理期限内提出即可。
 
其次,如果相关人员未提出专利权无效宣告请求的,虽然相关专利存在实质性缺陷,但仍为授权专利,基于目前专利法民行分离的处理途径以及对专利行政授权确权程序的尊重,法院不可直接确定专利不符合专利授权要求,但是法院可以根据权利要求的记载径行确定专利权的保护范围,此时会对相关专利的保护效果造成实质影响。对于前述说明书公开不充分的情形,由于权利要求的内容无法通过说明书予以明确,此时根据权利要求的记载将无法确定专利权的保护范围,专利侵权比对无法实际开展,这样的专利将无法得到法院的保护。而对于前述权利要求的含义与说明书的相关内容明显不符的情形,法院可直接按权利要求的含义确定专利权的保护范围,无须顾及说明书的相关内容,此时专利权的保护范围将与专利权人在说明书中说明的技术方案明显不同,使得专利权人对说明书说明内容的保护目的落空。这两种情形的处理,在解释二出台前的最高院专利侵权纠纷的典型案件审理已经得到了采用,具有充分的合理性和正当性。
 
解释二第三条的实质意义在于对专利文件的撰写质量提出了更严格的要求,使得专利权人无法在专利授权后的专利侵权诉讼程序中通过对权利要求进行新的解释回避专利文件中说明书和权利要求书的实质性缺陷,从而更好地维护了社会公众的利益。这就要求申请人在专利申请过程中严格地把握专利申请文件的用语和表述,切实提高专利文件的撰写质量。可以预料,解释二第三条不仅会对专利侵权诉讼带来深刻的影响,对于当下众多重量不重质的专利申请代理行为也将影响甚广。
 
以上文章就是我们来自我们南京知识律师事务所的相关文章,欢迎您咨询我们。